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七章 親自動手閲讀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看样子,夫人今日收获颇丰啊!”林云墨将千山暮拉坐到腿上,眉眼含笑。
千山暮一想起了府中那些侍女对棠梨的恭维,便感觉心里闷闷的不舒服。
“我报复棠梨,王爷会不会舍不得?”她漫不经心的问道。
林云墨抚着额头,哀叹起来:“又来了,她是死是活与本王有何关系?夫人若仍有疑虑,不如就由本王来收拾她如何?”
“不要!”千山暮摇头拒绝:“这次我要亲自动手!”
她拉过他腰间的玉佩,见是龙凤佩,便惊诧的说道:“我还以为它给弄丢了,为何会又出现在王爷身上?”
林云墨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眼眸中满是宠溺:“巧合!”
“故弄玄虚…”千山暮嗔怪道。
“快到元日了,夫人可有什么心愿?说来听听!”林云墨捏着她纤细的手指笑问。
千山暮默然了片刻,仰脸看向林云墨:“王爷,你可否陪我去…寒山寺烧香?”
她明眸里满是细碎的伤痕,林云墨嘴角的笑意微不可见的僵了一下,哪里忍心拒绝:“好!夫人就这一个心愿吗?”
“再有就是,我不想再喝时医的药了,停了吧?”千山暮愁眉苦脸的说。
“夫人的这个心愿啊…怕是很难如愿了!”林云墨勉强一笑,瞬间,他的心头涌上了很多难以名状的东西。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四十七章 親自動手讀書
千山暮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可我的病早就好了,再说那药实在是苦的很呢,王爷难道愿意看我日日受折磨?”
“夫人这是又想冤枉本王,此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时医的汤药是坚决不能停的!”林云墨语气不容拒绝。
“那,元日后,我要随王爷北上?”
林云墨冷哼一声,摇头又拒绝,柔声安慰道:“夫人身子弱,哪里经得起风餐露宿的颠簸,更何况疆场之上刀剑无眼,本就凶险,本王更是不能答应夫人了。”
千山暮撇撇嘴,满脸的怨念:“这也不准,那也不行,王爷干脆将我重新送回烟浮国好了!这样彼此也都心安了。”
“想都别想!”林云墨一口回绝,他用力搂住了她,哑声说道:“夫人就乖乖待在府中便好,自咱们来了启洲,你两次身处险境,性命垂危,本王实在…是怕了那种,那种心急如焚,束手无力之感…”
千山暮听在耳中,即酸楚又颇为感动,便不再固执下去了,动情的伸手拉低了他,以吻封缄。
昏黄的暮色,低缓而柔和的流光,熟稔中又夹杂着些许惬意,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似是前世也这般痴缠不休。
掌灯时,李继来到了春韵堂,他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已经查清了赵余的藏身地了。
原来,千山暮失踪的那段时日,王府的护卫在启洲到处搜捕他,他实在害怕就花了大笔金银躲进了妓院里,在那里面吃喝嫖染了一身脏病不说,随身的财物也很快挥霍一空了。
后来见王府护卫慢慢松懈了下来,搜查的没有之前那么严了,便大着胆子跑到了宁王府的角门,寻棠梨讨要钱财,听说近几日他偶尔也会到悦来客栈的前庭里胡吹海嗙。
“将王府所有护卫全撤回来。”千山暮淡淡的说道,“不值得将精力浪费在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身上!”
“是,王妃!属下立即去办!”李继肃然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桌几后面的林云墨一脸哭笑不得:“这家伙,居然敢无视本王,到底谁才是他主子?”
千山暮得意一笑,斜睨着他:“王爷不会连这个也要计较吧?不如,明日我请王爷看出戏?”
“什么戏?”林云墨笑呵呵的问道。
烛台上的插了手臂粗的红烛,烛火在欢快跳动,突然灯芯“啪”的一声,爆了个灯花。
千山暮看在眼中,嫣然笑道:“自然是好戏!”
柳梦离将香兰自膳堂喊了出来,吩咐她将托盘里的饭食送至春韵堂宁王的书房内。
夜色迷离,冷风阵阵,香兰看着托盘里那一盅鸡汤,心思慢慢的纠结着,宁王妃一直下落不明,王府内的一些丫鬟安耐不住开始处心积虑惦记上了侧妃之位。
虽说,千山暮待她不薄,可她终究是女子,满了二十三岁,还是要被放逐出府,自谋出路的,等到那个时候,好人家都挑不到了。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硬起心肠,往黑沉沉的四下扫了几眼,慌里慌张的将腰中藏的一小包东西拿了出来。
来到春韵堂的书房,见林云墨斜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思虑着什么,他饱满的天庭,剑眉斜飞入鬓,举手投足间满是雍容华贵的气息。
香兰看的差点挪不动腿,她微垂着头拘束不安的问道:“王爷可要用膳?”
林云墨点点头,伸手示意她将饭菜摆到一旁的桌案上。
香兰紧张的手心在不停的冒汗,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慢慢的将鸡汤舀到青花瓷小碗里,“王爷,奴婢已经摆好了!“
林云墨嗯了一声,走到桌案前坐了下来,拿起汤匙搅动了两下,“好香的鸡汤!”他赞叹道。
香兰眼角的余光瞥见宁王已端起了那瓷碗,即将要送到嘴边,她心头滚过一阵狂喜。
“等一下!”清脆悦耳的声音骤然响起,香兰的心猛的提了起来,这声音,分明就是…她惊慌中抬起了头,却见屏风之后闪出了一个侍卫来,定睛一看,哪是什么侍卫,这不就是宁王妃千山暮吗!
香兰暗觉不好,后背一片冰冷,手脚微颤起来。
“怎么了暮儿?”林云墨问着千山暮,却是意味深长的看向香兰。
千山暮走到林云墨身边,自他手中端过那碗鸡汤,凑到鼻下闻了闻,面色清冷的看着香兰:“在端王府时你与芷兰便服侍我,算起来时日也不短了,我可有薄待你之处?”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四十七章 親自動手閲讀
香兰面色惨白,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涕泪横流:“王,王妃饶命,奴婢错了,不该,不该对,对,王爷起了心思!”
“咣”一声,千山暮将手中瓷碗重重扔在桌案上。
“你自己清楚,我指的并不是这个!”千山暮眼眸冷冽的紧盯着她,性子好,并不表示她可以任人欺凌!既然做的出,也别怪她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