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九十九章 口氣大讀書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翌日,墨君羽议完事,去了一趟墨府,将他跟久儿成亲的事跟墨家主跟墨夫人说了一声。
墨两夫妇笑的合不拢嘴,赶紧命人挑了个黄道吉日,就在下个月十五。
这一下,他们又有的忙了。
墨君羽从墨府回到凰府,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晌午。
午膳已经备好,凰久儿也正等着墨君羽。
只是,墨君羽刚坐下,还没来的及动筷子,就有城主府的人来报,空洞派门主竟然擅闯城主府大牢。
墨君羽眸光深邃,望着来报的护卫,薄唇抿着,一时也没有开口询问。
“墨君羽,要不我同你一起去看看?”凰久儿放下筷子,眸光微闪,转头望过去。
“不用,我去就可以,你用膳,不许饿着。”墨君羽轻声柔和,说出的话却是有点霸气。
“无妨,我还是陪你去一趟好。况且这个门主什么的我也想会一会他。”噬灵大法,她倒想见识见识。
“这……”墨君羽还是犹豫,他不想让久儿涉险。
但凰久儿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径自站起来,目光淡扫过那名侍卫,示意他带路。
侍卫偷偷的将头抬起来,觐了一眼墨君君,看他没有反对,便也放心的在前面带路。
“徒儿啊,既然这样,为师也走一趟。”坐在另一侧的白司神君拂了拂长袖,也站了起来。
他旁边的苏子陌也赶紧跟上,“得了,那我也去见识见识。那个门主修炼了魔族的功法,那他现在到底是属于魔族还是人族?”
“半人半魔。”令令从苏子陌怀里跳出来,奶音也随之飚了出来。
“令令,你醒了啊。怎么样?灵气恢复了没有?”苏子陌听到令令的声音一惊,讶异了一瞬,之后满脸欢喜的抱着他嗷嗷叫。
“苏子陌,你丫的,放开,小爷我要被你勒断气了。”
“哎呀,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不好意思,令令你没事吧。”
走在前面的凰久儿顿住步伐,转身也瞧了一眼令令,大眼里浮上些许笑意,“小娃娃,恭喜你了啊。”
“这次要多谢你这个小娃娃了。”令令微抬着头,一脸傲娇样的说着感谢的话,别提有多别扭。
只是这小脸微微红的姿态,是害羞了吗?
凰久儿看穿不说穿,收回视线,漫不经心的边走边说,“嗯,确实你的感谢我,我可是求了辰叔叔很久,才让他将星若世界里的灵气大众化,你才可以去吸收到足够的灵气。”
星若世界里的灵气很足,但受了限制,只有她以及原本就生活在里面的灵兽以及灵花灵草才可以吸收。
上次跟小娃谈了之后,她就去找辰叔叔问过。辰叔叔就告诉了她缘由,并告诉了她解除这个限制的方法。
现在,限制解除,也就是说,只要进入里面的人都可以吸收星若世界至纯的灵气。
因此,她脑子里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落到后面的墨君羽,见大家都走了,也不再犹豫,优雅的站起来,迈开步子,翩翩然的追上了凰久儿,顺势牵住她的小手。
凰久儿此时刚好将话说完,转头笑盈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小手在他掌心里挠了挠。
只是,这一挠就明显的感觉身旁的人身子微微一颤,不由得低头呵呵的笑起来。
墨君羽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禁撩,不过,她喜欢。
“久儿,你……”墨君羽缓缓的转过头,眸光渐深,看着她,俊眉一挑,久儿这是在撩他?
凰府到城主府也就一刻钟,几人又加快了速度,到最后只花了半刻钟就到达了城主府大牢。
此时的城主府大牢……
周风堂带着他空洞派弟子,还有宁宇带来的宁家护卫,来到大牢,不由分说,直接就闯了进去,找到周彤,将人给劫了出来。
对方人多势众,城主府的侍卫一边抵抗,一边调兵过来援助。
等到援兵到的时候,周风堂一众人等正好带着周彤从里面退出来。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城主府大牢,还劫走罪犯?”无风鹤立于队伍最前面,抬手怒指着周风堂质问。
周风堂轻蔑的冷眼,简直不要太明显,“让开,挡我道者死。”
说出的话也简单,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狂,两个字就是嚣张。
无风带来的侍卫那可都是以前风鹤楼的兄弟,他们就没见过比他们主子还嚣张的人,心里哪能服气。
“无风总管,别跟他废话直接干他丫的。”
“就是,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嚣张,这是吃了几个熊心豹子胆?”
“你们真是大胆,这可是空洞派门主,你们居然敢出言不逊。”
宁宇上前一步,怒指着挡在他们前面之人。在自己岳父面前必须卖力表演,连整个五官都在用力,表示着他的愤怒,“还不赶紧让开。”
“我们才不管你们是什么门主,劫牢就是死罪,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倒要看看是你们死还是我们亡。”
超棒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九十九章 口氣大推薦
周风堂眉毛一竖,冷眼一瞪,再把话一说,真是好不威风。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蠢蠢欲动,眼见马上就要拔剑动手了。
就在这时,凰久儿他们到了。
“周门主,论口气似乎谁也没有你的大,远远的就闻到了。”
墨君羽的嗓音轻飘飘的响在空中,淡淡的,低沉的,却又是悦耳的。
只是,说的话,反应过来的,忍不住噗的一声给笑了。
没反应过来的,一脸茫然之后,也慢了半拍明白了。
就比如宁宇,满脸通红,应该是憋笑憋的。自己的岳父,怎么都不能笑出来。
再有就是站在周风堂身边的另一公子,周哲。
他似乎没有宁宇那么多顾及,但也是不敢笑出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住唇,脸上的五官都快扭曲到一块去了。
最后,实在忍不住,随手拉过一名弟子,将脸埋在他肩上,手下却是用力的往他胳膊上一掐。
啊啊啊!大少爷,手下留情啊。
那名弟子被周哲这么一掐,疼的他鼻涕横流,嘴张开了,却是一直不敢叫出声。整张脸一会青一会红的,好不精彩。
再观空洞派其他弟子,也大多数是一张憋红的脸,扭曲的五官搭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