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討論-第1796章閲讀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在走廊外面,在那依然完好无损的烛光照耀下,可以一清二楚地看到旁边的景象。
到处都是那些木质家具的残骸,几乎铺满了整个走廊,更别说面前这间古争踏入的房间,几乎连地板都被踩的粉碎,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就是在那烛火的身下。
甚至连这间房子周围的几扇推门,都被对方彻底被破坏了。
“还真是奇怪了。”
古争悄悄地走几步,看向一旁的烛火,伸出朝着上面抓去,想要看看这到底怎么做到让对方忽视,难道是太过坚硬,根本无法损坏?
不过手掌刚一接触过去,就仿佛划过一道幻影一样,直接穿透过去,根本没有抓住对方。
“原来如此!你知道对方具体在哪里吗?”
古争这才发现竟然不在这个空间当中,却和这里有着一些联系,难怪那些鬼物过来之时,只能影响到它的明暗,不过扭头轻声对着旁边的小猫说道。
在那个肉球刚刚离开的时候,小猫也从沉睡中醒来,这才问道。
“我要休息!那头龙魂能影响到我。”小猫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随后整个身体竟然凝聚起来,随后化为一个金色小球,随即冲入古争的怀中。
“好吧,你继续好好休息。”古争没有想到对方是被龙魂给影响到,把对方放在里面隐蔽的地方,对着它说道。
这小猫帮助自己不少,再加上最后为了让古争他们安稳地从乱流中冲出来,爆发的消耗,让对方刚刚恢复再次陷入过度消耗当中。
稍微整理一下心情,古争这才继续沿着道路前进,同时也看着自己刚才拿出来的东西仔细观察。
此时这个东西身上明亮的光芒已经散去,可以看出来是一枚比较古朴的黄铜钥匙,上面刻有一些繁琐的花纹,在手中感觉沉甸甸,颇有分量,一看就是比较高级,也不知道用在哪里,最有可能是开启一扇不知道在哪里的门。
细细打量一番也没有看出其他花样,古争就先把对方给收起来。
一边小心地前进,在把沿途的烛台给一一点亮,在碰见房间之后,古争也没有犹豫,继续进去翻箱倒柜,不过让他比较失望的是,足足将近一天的时间,并没有找到任何东西,这才知道自己一开始多么走狗屎运,要不是最后心血来潮,冒着危险,还是没有收获。
看来还真是多大风险,多大收获。
虽然不知道这枚钥匙到底怎么用,可是却知道,这个东西绝对好东西,或许是用来开启什么东西,他总觉得这枚钥匙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
或者说,那些出现在这里面的东西,也许就是他们通过的关键,或者说有些地方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
当然这只是古争自己心中的想法而已,也有可能没用,或者有用但是用不上。
此时他还没有走到这片区域的尽头,再加上还要时不时躲开那些巡逻得鬼物,速度简直慢得可以,不过在心急他也不可能冒险。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有着龙魂在自己身上,自己才发现,对方竟然还在缓缓补充自己,至少不用担心一时半会体力耗尽,也让他更加耐着性子找起。
整整三天的时间,以他这种龟速,没有丝毫休息的时间,堪堪大致把这一片地方给摸清楚,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辗转之后,继续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叮铃”
才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路口,除了自己来的路之外,还是漆黑一片,一声仿佛催魂的事情再次从前面传来,让他立即停下脚步,聆听对方的动静,准备换个方向,绕开走。
可是在仅仅刚走两步的时候,前面突然又传来一声让人头麻的声音,无奈之下只能再次退回去。
古争慢慢朝着第三条通道走去,他都不信,这里还会有鬼物,让他放心的是,并没有任何鬼物。
这边随着他慢慢地深入,探寻这片地形之时,点燃几台烛光准备看看附近的房间,身后远处的烛火一闪,同时接连两道铃声冲入他的耳边,让他的想法顿时落空。
“那么倒霉,竟然两个一起来。”
古争一边抱怨着,一边继续朝着里面走着,他宁愿绕开他们,也不愿意在里面躲着,因为在寻找一些的路上,他曾经关闭的推门,被人给打开过,也是说明对方有可能去房间查看,要是恰好来到自己躲藏的地方,岂不是瓮中捉鳖。
自己在之前遇到过一次,幸好那个房间两边都有门,在对方进来准备推门的时候,古争悄悄地在另外推开,等到对方离去在返回,对方丝毫没有觉察。
要知道虽然有一些房间是可以通向对面,但是更多只有一个入口,显然着附近几个都是如此,不是用来隐藏身影的好地方。
现在的他已经大概摸清着鬼女的套路,虽然数量多了一些,只要没有被几个包围,还是可以躲避他们,最重要的是躲避对方没有摇铃的时候,那个时候恐怕只能靠烛火才能发现对方。
要是在黑暗当中,除非运气好,对方离的你远,要是转角遇上,那就是最大的危险。
这个距离古争稍微加快一点脚步,对方还是无法觉察自己的存在,很快和对方稍微拉开一些距离。
而古争在此一拐,从另外一边准备绕过,当然一路上的烛火还是必须点燃,这才是真正警惕的好东西。
当转弯两次之后,已经彻底听不见铃声,古争的心还没有放松,在耳边又传来那肉球的跑动声,对方在自己的外围快速移动。
“该死的家伙。”
古争心里嘟囔一句,随即放慢脚步,准备找一个房间先躲开对方在说。
对付这个家伙,还是稳妥所见,要不然对方万一冲上你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就被对方发现了。
直接朝着侧面的通道走去,虽然漆黑一片,但是古争丝毫没有任何担心,因为他发现每条通道当中,必然有房间。
“嗯?是条死路?”
这条通道并没有任何烛光,等到古争走到底部的时候,才发现前面一道模糊的木墙挡住自己,而在自己侧面果不其然有一间小小的房间,他正想返回之时,身后那巨大的跑动声更加的剧烈,仿佛就在附近走动。
犹豫一下,古争还是没有出去,躲在旁边的小房间当中。
这房间里面空荡荡一片,不过在中间的部分,竟然有一个烛火,甚是奇怪。
点燃烛火之后,又等到外面的声音远去,这才出来准备离开。
不过一出来,下意识朝着死路看了一眼,透过朦胧的光芒的竟然发现这条死路尽头,竟然有一股股奇异的花纹在上面,让他再次点亮晶石准备仔细一看。
可是他的光芒照耀起来,却发现那花纹已经消失不见,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木墙,伸手摸上去,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等待古争把自己的光芒给暗下,在烛火的照耀下,那神秘的花纹又显露出来,不过光芒太过黯淡,似乎有些看不清纹路,不过可以看出来全部朝着中间的部分集聚,而在那里,有一个钥匙孔一样的圆洞。
“那么巧?”
古争把自己的钥匙拿过来,看着上面花纹,依稀和这上面似乎有些相像,不过面前太过模糊,也不敢肯定,但是还是拿起钥匙朝着那个孔洞插了进去。
“咔咔”
两声极为轻微的响声在空中响起,而古争的钥匙也顺利地进入里面,让他不禁一喜,很是期待着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藏在这个如此隐秘的地方,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毕竟那烛光照亮范围太过模糊。
要不是后面有肉球,刚才古争即便打开这旁边的们,看到旁边空荡荡一片,也不会去点燃烛光,只会离开这里,也就发现不了这个有些诡异的地方。
古争轻轻扭动钥匙,顺着力道缓缓拧了半圈,也清晰听见里面仿佛机关在开启的声音,可是半路古争手臂一卡,似乎已经完全无法拧动一样,而与此同时面前的木墙也忽然猛然一震,发出巨大的声响。
木墙上的花纹猛然一亮,同时一股巨力传来,古争的身影瞬间朝着后面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地上。
而那木墙还在不断轰轰作响,被古争扭下半圈的钥匙,也在缓缓地恢复原状。
不过古争可没有功夫去看,爬起身子,就快速朝着外面跑去,一刻都没有停留。
短短的通道几乎很快就被冲过去,直接冲到对方的通道当中,然后拉开一扇推门里面躲了进去。
在他刚刚把门关上的同时,那扇门的震动声也戛然而止,不过一个更加清晰的震动由远而来,冲入那条隧道当中。
一声巨大撞破推门的声音映入古争的耳边,紧接着连续响起几声巨大的碰撞声,似乎是那肉球在撞击木墙一样。
“哗啦”
随着空中“砰砰”的响声猛然一停,紧接着一声巨大的破碎声响起,随着肉球朝着远处走去。
古争感受心跳的跳动,依然还在压制自己的呼吸,甚至他的身体就在推门身后,连往里面躲藏都没有躲藏,生怕引起任何动静,引来近在咫尺的肉球。
足足半盏茶的时间,外面一片寂静,可是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动,依然还在等着,因为那个肉球似乎把那扇木墙给撞破了,并没有回来。
不过并没有躲让古争多等时间,很快外面再次传来熟悉的震动声,很快那个肉球再次朝着远处滚去,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古争这才从这边出来,继续点起亮光朝着对面通道走去。
等走到里面的时候,发现原本那道木墙已经被肉球被暴力破开,露出一条小道通往不知名地方,而在旁边那个小房间当中,也同样遭到对方的毒手,甚至连那烛火都被对方给弄碎了,真是不可思议。
古争把一截烛火下面支柱的一截给捡起来,摸起来感觉像是某种布料,但是硬度却非常惊人,这个烛火难道并不如同前面那样,隐藏在虚空当中。
他并不知道,也许和这个木墙有关系,眼光再次冲着里面看去,此时在里面已经亮起的烛火,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把通道照得通亮,可以轻易地看到,两边全部都是石壁,而头顶不足一丈就是头顶,似乎是通往另外一处的隐蔽通道。
古争小心地越过地下的碎片,免得不小心踩到在发出声音,继续朝着里面走去,不管如何,这个地方如此诡异,一定要看看,也许梦真就被困在里面。
说起来古争这个时候哪怕有一些心理准备,可还是万万没有想到,那肉球竟然那么暴力,连这里坚固的机关都能暴力破开。
刚刚走两步,地下的一抹金光一闪而过,让他再次停下脚步,弯下腰把隐藏在碎片的钥匙捡了起来,没有想到这枚钥匙竟然在那攻击之下平安无事,也是出乎他的预料,不过正好收起来,说不定还能用上。
沿着这个通道缓缓前进,可以在旁边见到肉球留下的痕迹,不过对方也根本打不穿如此坚硬的石壁,倒是地面上多了一些对方发泄而撞击的碎石。
起初他是慢慢地行走,因为时刻在警惕着前面或者周围有什么机关,在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依然还是这个场景,想到那个肉球也花费那么长时间,自己一步一步地过去太浪费时间,于是加快脚步,大步朝着前面走去,同时也警惕的四周。
在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就当古争以为这里根本没有尽头之时,前面终于出现了不同的变换。
在旁边的墙壁周围,一排排紧密的烛火排列着,而在前面则是一个宽敞的洞穴。
古争精神一振,然后信步走了进去,想要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
在这个洞穴当中,绝大数空荡荡一片,除了烛火之外,只有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大笑脸面具。
那笑意是多么明显,仔细一看甚至古争的嘴角都微微翘起,仿佛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但是他却丝毫没有觉察一样,仿佛感觉不到自己,双眼有些呆滞的径直走上前。
在那个笑脸面具下面,有一个红色的案台,血红的表面上,有一个精美的盒子,不过此时已经被打开,在里面金色玉帛的帮衬下,一个金黄色的圆玉静静地躺在里面,被它身上柔和的光芒照耀下,古争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清明。
他瞬间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有些赫然地看着面前,此时那大大的笑脸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个盒子。
刚才他和笑脸对视的时候,瞬间就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也不明白这个东西为何又重新把自己唤醒,仿佛想要自己注意到它一样。
稍微恢复一下平静心情,古争在此上前查看,至少可以看出来这个地方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恶意。
而面前那金色的光芒也缓缓落下,让他惊讶的是,原本那圆玉上面光滑的表面,竟然浮现一个笑脸,在古争地注视下,又缓缓消失不见。
而下面的盒子也发出“咔啪”一声轻响,从盒子旁边瞬间弹出一个东西,冲向古争,速度并不快,被他下意识在空中给抓住。
这是一个圆盘要比古争的手掌大上一圈,周围是一种红木做成,一圈圈花纹在上面缠绕着,而在中间的地方,确实一面如同玻璃一样透明,可以清晰地看见下面的东西。
那下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有红点在圆心当中,而在外面是一个小小的红色圆形把它套在里面,在边缘之处也同样一个大圈,而在大圈和小圈的中间,则是一些古争看不懂的符号,在无序的里面排列着。
还没有等他在多看一眼,面前又发起新的变化。
眼前枚圆玉从里面缓缓升了起来,悬浮在古争面前,再次让他的目光注视过去。
古争鬼使神差伸出另外一只手,直接抓住面前的圆玉,随即眼前一阵恍惚,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面木墙面前,旁边就是被圆球拆散的木质推门。
他赫然被送回了最初进入的地方。
“到底什么意思?”
古争看着面前的木墙,彻底堵住了去路,仿佛它身后的道路只是自己的幻觉一般。
自己出来了,但金色圆玉依然在自己手上,并没有消失,刚才根本不是幻卷,此时一股股暖流似乎从圆玉身上传出来,让古争觉得身上暖洋洋,周围一直存在的阴冷之气,根本无法在靠近古争的身体。
稍微想了一下,古争依然还是没有研究出这个东西,现在就像普通的金色圆玉一般,但是看着对方的形状似乎好像可以放在某个地方。
古争把另外的圆盘给拿了过来,稍微一对比,发现那小圈的形状竟然如此温和。
想到这里,他先是退回这条通道,为了自己的安全,在旁边房间中藏好身子,这才准备实验一下。
“滴答”
随着古争把金色圆玉放入中间,完美放入里面,那金色圆玉身上金色光芒再次一亮,透过外层缓缓地浸入里面,随后一声极为低位的声音在圆盘内部升起。
一个金色的指针竟然从下面出现,随后开始在里面急速地转动起来,而里面的图案也随之一闪一灭跟着亮了起来。
足足十几息的时间过后,这金色指针最后牢牢指向斜上的方向,似乎在指示什么方向。
不过还没有等古争想对方到底在指引什么,在下面陡然又伸出一个不到金色指针三分之一的紫色小针,同样在周围转圈之后,指向和金色指针完全不同的方向。
“这是梦真的气息!”
古争看着紫色指针,和金色指针没有丝毫气息相比,那上面竟然有梦真的气息,似乎在告诉他对方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