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重生1994:大國崛起 愛下-第三百一十四章 拿下陳天王!推薦

重生1994:大國崛起
小說推薦重生1994:大國崛起重生1994:大国崛起
此刻,见陈天王二话不说又要离开,罗立再次一把抓住他道:“小陈哥,你就那么有信心获得比赛的冠军,签约华星唱片?”
陈天王停下脚步微微一顿,满脸不好意思羞涩的说道:“差不多吧,我觉得自己的实力还行的。”
罗立虽然知道这次比赛的冠军的确是陈天王的,但他还是撇了撇嘴摇头道:“你就没有发现杨千桦小姐的实力也很强吗?你凭什么认为一定能赢过她?”
陈天王听罗立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便目光一凝,仿佛有些相信了罗立的专业眼光。事实上他自己也觉得最大的对手就是那位漂亮小姐。
可他哪里知道,当罗立拿到了这次比赛选手的名单后,他也只认得陈天王和杨千桦两人的名字所以此刻当然要指出杨千桦的威胁了。
陈天王再次将目光投向罗立问道:“你真的没有骗我?”
“骗你干嘛?”罗立见陈天王看着自己的眼神犹如小红帽看到了大灰狼似的始终写着不相信三个字,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一边摇头一边从怀中掏出了张纸条递给了陈易迅。“我们这几天一直在观察你的海选情况,根据你的音色,公司替你写了一首歌。你可以拿它去参赛,绝对原创。总比你唱别人的歌显得更有水平。”
陈天王将信将疑的看着罗立递过来的纸条,一边看一边点着头:“词写得不错!”
“咱们不如打个赌吧。只要你这次能够凭借这首歌获得第一,那你还是优先考虑和我们合作吧,到时候绝不会让你失望的,至少在硬件方面我们绝对能做到最好。”
“这首歌怎么唱?有谱子吗?”沉浸在歌词中的陈易迅压根儿没有听罗立说完便插话问道。他感到这歌词虽然写的平白无奇,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能与自己产生一丝共鸣,因此便在看完歌词后脱口而出道。
“曲谱当然有,不过在你没有签约前总是不能给你的嘛。事实上我们的公司将有专业的编曲老师和混音师以及各类硬件设备,所以出首歌只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等两周后公司设备到位,人员到位,你就可以体验到了。”罗立故意吊着陈天王的胃口顾左右而言他,说完话后陈天王果然抬起手一脸诚恳的问道:“罗总,能不能哼,哼两句听听。我总觉得这首歌与我有缘分。”
“你说哼就哼?我是猪吗?”罗立佯装不悦道。
陈天王见罗立不肯说,顿时急的抓耳挠腮。不过虽然他很想听到这首名叫《十年》的歌是如何演绎的,可要是贸然与罗立这家毫无名气的公司签约他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
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毫无专业性可言的歌声。随后他立刻意识到这个KTV水平的歌声来自刚刚还在怒怼自己的罗立,而那让自己只听一声便浑身激动颤栗的歌曲正是自己手上拿着的《十年》。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我不会发现我难受,怎么说出口,也不过是分手
…..”
当深情款款的罗立唱到:“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时,如痴如醉的陈天王还未多说什么,萨比娜早已泣不成声,当着二人的面哽噎起来。
罗立唱完歌后,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嚎啕大哭的萨比娜,刚想要问问陈易迅对这首歌的看法,却不想萨比娜突然梨花带泪冲着罗立就是一通粉拳。
“臭罗立,坏罗立,昨晚上你写这首歌时一直在看着我,我就知道是为我写的。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不早说呢?我又不是非要和晴子争夺你这个混蛋,我只要你喜欢过我就行了,可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呢?害的人家…..”
说着说着,萨比娜捂起了脸跑向了不远处,而罗立则发着呆喃喃自语道:“我昨天哪有看你,我是在回忆歌词啊!”可这个时候,他又怎么会不知死活,将实情告诉萨比娜,说自己写在纸上的歌曲其实是面前的陈天王在8年后写的。
“罗总,这歌真是您写的?”突然,一声凝重的询问传入罗立的耳中,将呆呆凝视着萨比娜的罗立目光吸引了过来。
罗立叫苦不迭,偷偷看了一眼萨比娜后对陈天王悄悄点了点头。
“罗总,我签!我和您签!这首歌进入了我的灵魂,我从来都没有听过如此触动心灵的歌曲。
刚才您在唱歌时候,我的脑海里仿佛有个声音告诉我,这首歌这绝对是为我写的!我笃定,肯定是我的歌没错了!
请把这首歌给我吧,罗总!”陈易迅双手抓住罗立的胳膊,像个孩子一样左右摇摆,露出一脸的恳求。
罗立内心一喜,点头说道:“行,既然你喜欢,这首歌可以给你。而且我还可以给你一段时间来考虑,就定在两周后吧。你拿着这个名片,到时候按照地址来找我们。
至于这首《十年》的曲谱,老实说现在还不是很成熟,我可以教你唱两遍,回头你自己先编写出谱子,看看是配钢琴还是吉他伴奏,这些事情我就不干涉了,随你的便吧!”
……
罗立和陈易迅谈论一会儿,又将《十年》唱了一遍,陈天王便立刻领悟了“自己的”的歌曲精髓,欣喜的捧着歌词离开了。“萨比娜,现在你进去找找杨千桦吧。她应该也通过这轮海选了。我还是在这里等她!”罗立冲着一脸暧昧看着自己的萨比娜说道。
萨比娜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去。
……..
“沿途与他车厢中私奔般恋爱,再挤迫都不放开,祈求在路上没任何的阻碍,令愉快旅程变悲哀,连气两次绿灯都过渡了,与他再爱几公里,当这盏灯转红便会别离,凭运气决定我生死,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我爱主 同时亦爱一位世人,祈求沿途未变心,请给我护荫,为了他不懂祷告都敢祷告,谁愿眷顾这种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