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天阿降臨 愛下-第649章 按需定製分享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行星另一侧,简正准备登上穿棱机,诺兰站在下面,挥手相送,笑得十分欢畅。
简看了他一眼,把他的笑容记下。诺兰莫名地打了个寒战,立刻收起笑容,但这时想要展现悲伤,似乎有点太假。
简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她扫了一眼,有些错愕,然后转身走下穿梭机,说:“行程取消。”
“不走了?”诺兰吃惊地问。
“是的。”
“为什么?”一句话出口,诺兰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简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就如刚刚吃饱的狮子在审视自己的下一顿午餐,瞬间把诺兰惊出一身冷汗。她站了片刻,方道:“刚刚公布了300亿新的光年债券的发行计划。”
“300亿?难道……这不可能吧?”
“是的,他吞下了诱饵,特别地直接。”简说。
“但是,这,那两张订单也太假了吧,这也行?我本来以为我们就是开开玩笑的。”
“是啊,我也以为。看来我们的对手胃口相当的大,而且不挑食。”简一边说,一边向飞车走去。
诺兰快步跟上,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塞给他一堆垃圾订单,看看他的胃口究竟能好到什么程度。这批订单如果他都能吞得下,那就有意思了。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玩过的那个弱智积木游戏吗?”
“塔里克方块?”
“是的,就是最下面放一块基石,然后在上面不断放置,看谁堆得更高更大的弱智游戏。”
“拜托!那是对物理最直观的学习,不是什么弱智游戏。”
“博士之前的物理都不需要学习,看一遍就够了。”
简这一刀深深插在诺兰的自尊心上,他一口气提不上来,无奈道:“那是你……好吧,你想说什么?”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天阿降臨笔趣-第649章 按需定製熱推
简淡淡地道:“楚君归和他周围那些银行就在玩这个游戏。现在他们已经快要搭完了,如果我们把最下面的一块基石给抽走,你想想会发生什么?”
诺兰眼睛一亮,“原来你的目标不是西诺?”
“那个蠢货,不值我真的生气。我生气,只是因为需要。”
诺兰迅速把整个事件回想了一遍,说:“难道,你要对付神剑?他们好像没有得罪你吧,不是最近还在一个大项目上有合作?”
“那个项目上,神剑的作用都已经发挥完了,接下来他们就没什么用了。如果在这边爆了一颗大雷的话,我想他们恐怕就没有那么多余力吃下那么多的份额。”
诺兰呆了一瞬,才说:“我还以为你和他们的上层关系非常的好……好吧,是我幼稚了。”
“做好你的事。”简上了飞车。
“等等,我到哪去找那么多的订单?我又不认识什么星盗!”诺兰急急地说。
简指了指自己的头,就关上了车窗。
飞车远去,只留下诺兰站在原处。他想了片刻,一咬牙,接通了一个朋友的频道:“喂,尼克!对,是我,诺兰。我听说你最近在干教育?能不能帮我个小忙,找些学生写篇练习作文,主题就是模仿星盗的口吻去下个订单……哈哈!是很无聊,不过我不想要人工智能合成的东西,能帮我吗?好的,多谢!”
一小时后,诺兰就陆陆续续收到了数以百计的星盗‘订单’,全部是人工写的,措词语气各不相同。诺兰也不细看,直接转给自己的私人助理,让她挑出几十封能看的,然后分散到各个不同的星域,再陆陆续续发给指定的信箱。
火山酒店中,楚君归有些意外地看着一封接一封的订单,没想到西诺这家伙还挺能干的。虽然这些星盗都是些没听说过的小角色,不过他们是大是小对楚君归来说全都一样,只要能用来借钱的就是好星盗。
他一一看过,除了有两封实在看不下去,其余的都还对付。认真的说,这些所谓订单就都跟中学生作文差不多,但是之前那些订单也没好到哪里去。如何把这些订单变成债券自然是那些投行精英们的任务,他们拿着那么高的薪水,自然得有与薪水相匹配的能力、态度以及颜值。
把中学生作文变成无懈可击的严谨合同就是他们的能力体现,就像好的大厨能把任何过期海鲜给做成美味的海鲜浓汤一样。
楚君归把这些订单分成几份,最大的一份依然给了杨慧,另外的则是给自己见过的银行家们都发了一份。
这一次,整个资本市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开始忙碌。光年系资产连续的高密度发行,已经引起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好几家银行都跟着卖出不少垃圾资产,所以新的光年债券刚刚出现,订单就如雪片般飞来,同时更多的捆绑债券也跟着如潮水般涌出。
每一分每一秒,海量资金都在资本市场上流动,化为一个个屏幕上跳动的数字。而这几天,这些数字的每一次跳动,都让恒远等银行内部一片沸腾,债券部门、资产处理部门的业绩一路疯狂攀升,几乎就要追上历史泡沫最疯狂的时期了,而按照这个趋势,再过两天历史纪录必然会被打破。
承销与发行部门内自是一片振奋,许多人甚至都不回家,直接就睡在办公室,就是为了一睁眼睛就能看到自己的债券又卖出去多少。
恒远银行的走廊里,一个个满面红光的精英们相遇时,讨论的已经是这个季度的资金究竟是拿48个月的薪水,还是可能更多。
好文筆的小說 天阿降臨 愛下-第649章 按需定製閲讀
这个时候,凭空出世的光年集团已经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让人目眩神迷。至于它本身的业务究竟怎么样,已经没多少人关心了。就如一位名人曾经说的,鸡蛋好吃就好,没必要去认识母鸡。
压力本来应该在市场最终端的销售一边,但是掺加了光年后的混合债券评级至少都是投资级,少数甚至达到了3级,就是一些大银行本身的评级也不过如此。数学就是如此神奇,光年独特的业务模式让它与其它债券特性都不相同,几乎找不出相关性,这就是降低风险绝佳的粘合剂。
在那些真正的精英手里,光年就是一块万能的橡皮泥,精英们的专业能力以及背靠的庞大网络可以让这块橡皮泥变成任何他们需要的样子。比如烘干磨成粉,就可以变成洗衣粉;如果再装到试管里,又可以变成化学武器的样品。
所谓按需订制,正是服务业的本质。